咩 咩 咩

沈鹤眠,简称:咩咩同学

中考完了以后可以给喜欢的太太写同人文画同人图了!!!TT

我已经分不清了。我是在堵住他伤口不断涌出的鲜血,还是在抚摸他已经裸露的白骨。热情的红是那样的冰冷,一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又为我挡了一次攻击,本来消瘦的腹部现在破开一个非常可怖的大洞。

眼前一会儿明亮一会儿昏暗,额头上到底是冷汗还是热汗已经成了无所谓的事情,顾不上去擦,至于暴露在冷风中的肌肤,就像是深秋的残蝉,吹得直发颤,而肩膀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冰冷耸起都完全无法经过大脑凭主观去判断。我只知道用手不断的去抹动他胸腔到腹部模糊的血肉,祈求着神,亦或是上帝,能够为此出现一次,或者存在一回。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昨天回家时的打闹嬉笑;黄昏下的蔬菜清单;清晨的二人早餐;路灯下的散步谈话;去年夏天的海浪沙滩;前年秋天的枫叶果实;明天春天的繁花似锦;后年冬天的雪满枝头。一切都是那么的近在咫尺,此时此刻却远在天边。眼前幻觉般的现实仿佛不像现实本身,就连大脑也在排斥——他死了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死,我只知道我不能没有他,我只知道明明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并肩作战,换我来保护他,可是,可是我作为好拍档又再一次的让他陷入濒死的边缘……。

我哭了,我哭我的无能,我哭他的保护,我哭这发生的一切,一种无力感当头一棒敲醒了我的臆想。我只希望,我只希望他能活下来……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死…。”

根据今天太太发的图片主观臆断写了一段felicity的心理活动(??)偷偷关注了太太一小段时间了,很喜欢这对!!斗胆写了一段献丑x(。)tag我就不打了,我写得太挫了,如果我写错了请不大意的揍我(……) @黒溯